什么都发
.
人言可畏
情谊不易

我们可能会分享相同的数据,至少我们相信我们分享相同的数据,但这一事实并不意味着我们看到同一件事情。价值观、信仰、意识形态、利益以及偏见等都塑造我们对事实的感知。   ――帕森斯
     

他对于我来说是什么呢
是无水之地才有的水
是于光之中看到的光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まれた
世界を少し好きになったよ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きてる
世界に少し期待するよ”
.
小先生第18个17岁生日快乐🎂
要一切顺利,身体健康
谢谢你,谢谢你的一切

七日情侣

7k字小短篇,六月唯一一更,复健失败,残疾了

祝自己期末全过,调研顺利......和不再被学校恶心到

--------------

七日情侣


山田累瘫在床上放任眼皮打架的时候手机乒地响了一声,是有冈发来的LINE

“山田,明天你休息了吧?最近有一个「七日情侣」的活动,我帮你报完名啦,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交交新朋友吧!”

下面附带一张活动说明图以及他的匹配“情侣”的联系方式。

???

山田翻了个身,在心里对自己说多半是太累了已经在做梦了便没再理会。恍恍惚惚要沉入睡眠的时候手机又抓准了时机响了起来。

虽然连续加班之后又狂打游戏才搞成这个样子是我自己的锅,就不能让我...

那个,各位,我,贵慧贵毕业了
还有一篇《情感是消耗品》是没写完的,等暑假看情况,摸不准到底会不会把它写完
不过一般我坑品还是不错的哈哈哈
毕业之前也没写出来什么满意的东西,也是个小遗憾
不过,也就这样啦
认真说一下我的成分:
跳团主贵担,萌37,不拆,副cp爹妈
A团主黄担,cp无墙,主大宫SK
(不过A团我应该是不会写的哈哈哈)
如果剩下的cp观不一致,取关请随意

(此时此刻)你最喜欢的事物是什么?
我的话,是冬季朝阳还未升起时朦胧于烟雾之中的光秃的枝桠,和嘴巴一张一合之间偷偷溜出来的一团团的雾气。
我真的,非常喜欢冬天。可惜我生在了夏天。
.
不要害羞不要介意,来说说嘛
(说不准就成了我下个坑的灵感了呢233

“把关人”(gatekeeper),最早是由美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传播学四大奠基人之一库尔特·卢因(1947年)在《群体生活的渠道》一文中提出的。卢因认为,在研究群体传播时,信息的流动是在一些含有“门区”的渠道里进行的,在这些渠道中,存在着一些把关人,只有符合群体规范或把关人价值标准的信息才能进入传播渠道。
老师说,平时我们看电视看报,有很多“新闻直播间”“第一现场”“我们在现场”这样的标题名称,但我们所看到的真的是完完全全的事实本身吗?
不是的。
她举了一个很可怕的理论,叫“第二现实”。
她说曾经有一个新人记者,在公交车上看到年轻白领不给老人让座(其实白领患了绝症没有多少日子了,那一天...

一篇又臭又长的流水账负能量
.
.
.
.
.
.
.
.
.
.
.
.
.
.
.
.
真的要看吗
.
.
.
.
.
.
.
后悔没用的哦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临时起意去了医院,觉得既然踏进新的一岁了那就往前迈一步吧。
自助挂号机科室分类实在太多页,没有看得太仔细就挂了神经内科,排了二十多分钟队进去医生问我怎么个情况,我说我觉得我有躁郁症二型的倾向,来确认一下。他说,什么??我说,躁,郁,症。他一笑说那你这种情况不应该话我们这内科,应该挂中医心理科啊,它会有一些专业的诊断巴拉巴拉。然后又开始问你是怎么个情况?是会非常烦躁?...还是情绪比较消极?
到这里我已经开始觉得很不舒服,答谢然后按他说的去一楼人工挂号处退换了挂号单...

活到原以为活不到的岁数了,还不错

作为一个跨团双担我真是,太幸福了qwq
nino真的很疼大贵,大贵也很亲他啊qwq幸福得在天上飞
不过感觉最近...真是没啥动静了
暗搓搓期待着童使上映的时候大贵能跟着上个vs岚和nino有点小互动啥的qwqqqq

然后我真是
老了老了
字越来越丑,排版越来越丑,手癌越来越严重,只写了两页纸就写不动了,并且还有一堆没写下次动手指不定什么时候了OTZ

我存个档,如果有人看的话...大家还是保护一下视力别细看字了吧´_>`

是我,低谷是已经习惯的常态,没我高峰和自我满足

(作者微博:小流士,侵删

欲しい

换个口味试试

.

这是伊野尾这个月第二次在便利店偶然看到有冈了,这次有冈领着一个不大的孩子,进门的时候有说有笑的,和他一个人时面无表情的神情完全是两个样子。这次的心情和第一次碰到时的惊讶喜悦有所不同,伊野尾把自己隐藏到货架后面,看着有冈蹲下来和那个男孩一起认真地挑选糖果,细细的褶皱不时攀上他的眼角,伊野尾这才恍然他们自大学毕业已经分别了六七年。原来时间也是会在那张似乎永远都不会变的脸上留下痕迹的。

他目送着一大一小两个人牵着手离开,手里握着一支橘子味的牙膏站在那里继续发呆。

原来他都已经有孩子了啊。伊野尾想。心里慢慢地有什么东西沉了下去。如果再碰到的话就主动去打招呼,他上次是这么想的。...

我知道你还在努力
我也会继续努力的

生日快乐,小哥哥

依赖

一个小生贺,时间赶,实在拿不出手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得发


.

伊野尾像往常一样把头重重地靠在有冈的肩膀上时,有冈也像往常一样没有理睬他。

有冈此时正全神贯注于手中的手游上,坐在旁边的山田、知念不时和他相互交换着情报。伊野尾盯了一会他的手机界面,然后又把视线移到那个人的脸上去。这已经是十分近的距离,呼出的气息轻扫过那个人的侧脸,嘴唇贴上去也只是他再抬一下头的事。

有冈噼里啪啦按了一通之后终于好歹暂时腾出一只手来,他推了推伊野尾的肩膀, “别这样,很痒。”

拿着一次性纸杯的八乙女从他们面前路过时非常明显地顿了一下,大概以为他们又在玩小剧场了。

伊野尾把视线收了回去,盯着天花板...

也许就像谢幕时在沙滩上迷失方向一样,他们对未来仍有迷惑和不安。
不过没关系,因为他们的身上依旧散发着同样的沐浴液的味道,还有人愿意无条件地给予宠爱,还有人始终无所顾忌直言不讳,还有人继续勇敢地领着头向前走,还有人毫不吝啬温柔和眼泪。他们还会为微小的事情吵闹不休。
所以能够欢笑着一起歌唱奔跑,所以迷路了没关系,无法达到一流也没关系。

我们一层层拆下伪装和谎言,然后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运气非常非常差的时候会怎么样呢,连一罐小小的啤酒都要跟你作对。

挨了骂,
哇的一声就哭出来的儿童的心情;
我也想要有那种心情。

啄木这样说。

好几回想要死了,
终于没有死,
我过去又可笑又可悲。

啄木这样说。

© Sa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