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发
.
人言可畏
情谊不易
.
生命的背景是空无

这两年有两件事,或者可以说是机会,一个第一次放弃的时候哭了半天然后郁闷了大概一个星期(潜在的郁闷大概三四个月),第二次放弃的时候就只是想了想可惜了一下;另一个第一次放弃的时候丧了三天,第二次放弃的时候丧了一个小时。(放弃的于我而言确实真的很重要,或者说曾经很重要,即便不能说是所谓的“梦”,也可以算作是接近“梦”的门票了。)
可以看到第二次的放弃相对于第一次来说显得更加容易接受一些,如果乐观地将其理解为是心态变好了的缘故,那么其实在它的背后也隐藏着一种仿佛被板上定钉的无力感,它会在下一次,下下次无形中剥夺去期望的勇气。
有句话叫,“期望越少,失望也就越少”,我曾经把它奉为圭臬,虽然那个时候我还不能压...

人各自为谋,关乎利益尤甚。
偶或有无私之情,切不可过分期求,更不可赖之以存。

你们约好在他打工的便利店集合,骑着自行车滑下最后一个坡道一转弯就看到不远处那家邻近加油站的小小的便利店,他就站在门口,背着光用力地向你挥了挥手。你作势要向他撞去卯足了力气蹬脚踏板却又在他面前猛地停下,他一边嗔怪你一边往你的手心里塞了瓶冰冰的饮料,瓶身上附着一层薄薄的水雾。
“今天算我请你的。”他说罢也迈上车,看起来有小小的得意。于是你也不经意地翘起嘴角。
你们并肩骑行,在沿海的空旷道路上,经过一盏又一盏昏昏欲睡的路灯,压过一片又一片浓郁浅淡的树影。海风鼓起他白色的衣衫,耳侧的头发也被肆意地扬起。
你下意识地稍放慢了速度,在他身后细细地看起那个一明一暗的背影,裹着潮湿水汽的风浪一散去,就又恢复原本纤细...

有一些话要交代
之前说贵慧毕业的时候确实说了想善始善终试着在暑假把情感是消耗品那篇更完,结果还是没做到...
优柔寡断犹豫了很久,这篇终究是决定终止了(也就是坑了),想对一直跟进关注的人说一句,很抱歉。
原因大概有三。
一是这个文我原本预设的一个很重要的关键情节,在之前(具体什么时候记不太清了)看我萌的另一对CP的文的时候(非常喜欢那篇文),发现撞梗了(大概也是我脑洞太贫乏的缘故)...这是意料之外,但的确是我自己没法接受的。
二是真的越来越忙了,以后只会越来越忙,而我写东西却越来越慢了。
三是,大概是因为真的毕业了吧,写不出那种感觉了,大概也没法给看的人多少愉悦感。
.
以下就是碎碎念了
.
这篇大概是我写的所...

“这世界真好,吃野东西都要留着这条命来看。”

“谢谢你们。”
“这世界真好,吃野东西都要留着这条命来看。”
“希望中日一直友好下去,一旦开始战争,又要有很多人死去。”
“你们来看阿婆,阿婆就很开心啊。”
奶奶们把无法忘却的苦难深埋于心底,与平常人无二致地生活,他们洗衣烧饭乘凉喂猫,偶尔回忆也止于言语,想来期盼的不过是世人的谅解和今后的安宁。
“不说了,不说了....”,谈起记忆里无法抹去的伤疤,她们大多说着说着就掩面流泪不忍再说下去。她们已经没有余力再去争讨些什么,或许也已不再期盼能争讨得到什么,因为如果能有,早就有了。
电影本身应该也是这个意思,把稀疏平常的日常生活碎碎地记录展现出来,告诉我们她们的生活现状或者说曾经的生活状况,没有振聋发聩义正言辞...

“人生有何意义?”其实这个问题是容易解答的。人生的意义全是各人自己寻出来,造出来的:高尚,卑劣,清贵,污浊,有用,无用,……全靠自己的作为。生命本身不过是一件生物学的事实,有什么意义可说?生一个人与一只猫,一只狗,有什么分别?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何以有生,而在于自己怎样生活。你若情愿把这六尺之躯葬送在白昼作梦之上,那就是你这一生的意义。你若发愤振作起来,决心去寻求生命的意义,去创造自己的生命的意义,那么,你活一日便有一日的意义,作一事便添一事的意义,生命无穷,生命的意义也无穷了。

总之,生命本没有意义,你要能给他什么意义,他就有什么意义。与其终日冥想人生有何意义,不如试用此生作点有意义的事。……...

情感是消耗品 6

6

谁都没有想到一问一答简单两句话之后就这样迅速达成了一个约定。一股难以言明的空气流过,两个人的眼角都染上笑意。

“所以是合唱团也缺人吗?”

“没。”

“啊?那为什么还要…”

“因为低音部听不到声音。”几乎是秒答。

“……骗人的吧。”

“呀,被你看出来了?”伊野尾无声地坏笑。

有冈没再理他,抽出筷子挑起面就往嘴里送,结果就是无可避免地被烫到了舌头,他顾不上咀嚼只得慌慌张张地把面吞了下去,经历过这一劫后眉眼已经完全皱在了一起。

于是桌子对面的人开始毫不掩饰地嘲笑他的狼狈,捂着嘴依然挡不住咯咯咯的笑声,最后还不忘补上一句,“アリ酱你的脸都红了。猫舌?”

还不是都怪你,有冈用手作...

VS memo: 对前辈敬畏すぎ的窝里横和把温柔藏起来的小恶魔

大贵真的是,在团里那么吵一直嘻嘻哈哈的一个人放前辈旁边就完全变样儿了呢w几乎是不管说什么话题表情都收不住的严肃,和takki一起抛梗接梗的时候也是,明明是挺有趣的话题,表情就是不太对w不禁联想到15年仲夏男子会被nino反击后紧张到红了眼睛说不出话的大贵,你呀你呀,是不是心里还打颤儿呢,快点儿成长起来呀w表情总那么严肃的话很容易被人误解的啊
然后是泰山JUMP环节介绍出场人物时上来就把人挡住的nino,说冷落大贵和亚麻酱玩是因为他红,又拒绝给联络方式w结果听到大贵不安地念叨说没问题吧时连说了好几遍没问题的你可是Johnnys啊,的...

【SK】不平等 4

SK,SA,ABO设定

SK的情谊不在话语,全都藏在微小的神情和动作里((突然有感而发

4

二宫做了个奇怪的梦。孤身一人漂浮在望不到边际的海洋的中,忽而沉入海底,伸手去够眼前唯一晃动的光点却无论如何都触碰不到,忽而又被一股力量猛地拉出水面,空气冷而潮湿,他大口呼吸着,“镇静下来,”他忽然听到一个声音这样说,“快回来”,他四处张望,但还是谁都不在,只他一个人,然后那个声音便消失了,他恍惚着,忽然觉得没了力气,最终还是又沉入了水中。

二宫猛然从这个过于真切的梦中醒来,黑暗里唯有不远处一暖黄色的光源,是相叶的小台灯。他眯着眼睛撑起身来抬手摸了摸额头,薄薄的一层冷汗,粘粘腻腻地附着在皮肤上着实...

之前抱歉啦
调整了一下
那么就分享一下我这个拍照废手机里为数不多几张还算满意的照片吧
2015/2016的海口

【SK】不平等 3

SK,SA,ABO设定

3

大野有些莫名的紧张,不知道是因为对面座位上两个人过于热情而纯粹的目光,还是身旁浅淡却令人无法忽视的柠檬的香气。

相叶的男朋友叫樱井,大眼睛双眼皮,笑容非常有感染力,和相叶在面包店时描述得一样,不过精英感嘛…….

“对吧”二宫趁对面两个人埋头研究菜单的间隙朝大野这边偷偷瞟了一眼然后就翘起嘴角。

大野没明白这句“对吧”是什么意思,但多少觉得二宫仿佛是看穿了他的心思,自顾自地认定他们想的是同一件事。

相叶把菜单推过来的时候二宫迅速地抬手抹了一把嘴收起笑容,煞有其事地摆起菜单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做过,大野见他这副摸样也ふふ地笑起来。

点完菜相叶就兴致冲冲地把蛋糕推...

没有因为叶藏一步一步走向深渊而哀痛,
却在太宰治从世人角度对“写下这本手记的疯子”和三张照片的痛斥里读出了无尽悲哀。

いまは自分には、幸福も不幸もありません。
ただ、一さいは過ぎて行きます。

【SK】不平等 2

SK,带一点SA,ABO设定

是的我是超低产型选手


2

大野盯着屏幕上那行「真的非常感谢,那么年后方便的时候请联系这个手机号。」下面的自己的回复发愣。

「啊,好的,我叫大野,这是我的手机号。」

那个人他隐约有些印象,好像是他在面包店打零工的时候见到过。他被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拉着在蛋糕柜台前走走停停,被问到意见的时候就把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收回来,认真地说上几句,然后再扎回屏幕里去。结账的时候瘦高的男生一副非常紧张的样子,他在后方不动声色地盯了那个慌慌张张的身影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抬手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说,“放松点,我觉得你买什么他都会喜欢的。”

这是今年年初时候的事了,那人缩...

【SK】不平等 1

SK,带一点SA,ABO设定

果然越忙的时候开脑洞越爽,不写大纲放飞自我也超爽

1


二宫眯着眼睛盯着电脑看了好一会儿终于确定初稿里的所有错误都已经被改正过来。他以最快的速度把文件保存通过邮箱发送了出去,然后啪地把笔记本一合,拖拖沓沓地晃悠到楼道里打着哈欠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这是他留宿学生公寓的第四天,大多数学生都在放假初始就收拾好行李回家了,楼道里空无一人毫无生意,别说是楼道里,整个公寓除了他以外应该都不会再超出五个人了。

兼职的这个年终项目耗费了他不少心血,熬得他眼前发黑食不知味,甚至贡献出了宝贵的游戏时间和假期时间,终于算是做出了点成绩。二宫回到宿舍翻出被珍藏的那...

我记性很不好,不擅交际,也不是那么地在乎粉丝数
但是注意到关注自己很久了的账号从粉丝列表里消失的时候还是难免失落了一下,虽然原因我也知道
我的一个小姐姐前两天转了几段文字,说同人创作其实并没有比原创更难,因为人物形象就在那里,在大家心里,很多时候大家去看,给予支持,可能只是因为你写的人而不是文章本身。
原创和同人到底哪个更难一些,其实各有各的不易之处吧。但是一路同人写下来,其实自己有几分几两还是大概能掂得出来。我也尝试过原创,在心态非常不好的时候,不过最后没能坚持下去。
其实我是想说,有时候翻翻以前的记录,看到评论里一些非常温暖的话语,觉得自己还挺幸运的,只不过我记性真的太差了,尝尝把它们忘了,甚至把...

© Satsuki- | Powered by LOFTER